五花旅游攻略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景点资讯

文章内容

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_鳌峰公园怎么样

ysladmin 2024-06-11
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_鳌峰公园怎么样       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,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思考和讨论。我愿意与您分享我的见解和经验。1.征集校园或生活情景剧剧本2.恩平泉林金色小镇介绍恩平泉林金
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_鳌峰公园怎么样

       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,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思考和讨论。我愿意与您分享我的见解和经验。

1.征集校园或生活情景剧剧本

2.恩平泉林金色小镇介绍恩平泉林金色小镇参观后的体会

3.求搞笑的短片剧本!!!

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_鳌峰公园怎么样

征集校园或生活情景剧剧本

       人物:程名(文化馆创作干部)、文静(程名妻,便衣警察)、丹娜(高中生)、二狗(一个跛足老头、看厕所的)

       场景:鳌峰公园一角、一条长凳

       (幕启、程名上)

       程名:(晃着手中的手机)各位有看过冯小刚导演的《手机》这部**没有?如今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,有关手机的故事也五花八门,听说现在人啊,还能通过手机上网聊天谈恋爱哩……(手机响了起来)瞧瞧,正说着哩,我这手机叫起来了,看看是谁打的。哦,又是短信息,哎哟,谁给我发的这种短信息呀(念):多情是傻,无情最酷,痴情是蠢,绝情才是懂世故;只爱一个有点傻,爱上两个最起码,三个五个刚合适,十个八个才潇洒。嗨,这叫啥玩艺儿,嗬,还有哩:男看女,合情合理,女看男,理所当然,男不看女,爱字倒写,女不看男,世界玩完。(念着,坐在了长条凳上,又跳了起来)哎呀,这屁股底下怎么啦?(低头发现凳上一只手机,捡到手里)咦,这是哪个冒失鬼把手机丢这儿了,还是蓝屏,看来刚丢不久。我在这里坐着等失主吧。(把自己的手机揣进袋里,拿着那只手机重又坐了下来,突然那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)喂,哈哈哈……你好,啊,我们在鳌峰公园见面?行行行,我现在就在这儿哩,好,我等你,不见不散。(收起手机,拍着脑袋)我这是闹什么啊,这手机又不是我的,我和人家见什么面啊?

       (丹娜手里拿着手机上)

       丹娜:排队挂号,头昏眼花;医生诊断,天女散花;药品收费,雾里看花,久治不愈,药费白花。(停了一会,东张西望)怎么啦,本姑娘念完了接头暗号,怎么没有人回应啊?

       程名:(旁白)啊,这姑娘是特务啊?

       丹娜:(着急地)医生,医生在哪儿?

       程名:(应答)医生在城里的医院里,这公园里没有?

       丹娜:(发现程名)什么,你是怎么知道医生在医院里?

       程名:呵呵,瞧这位说什么啊,医生不在医院里,难道还在财政所上班啊。

       丹娜:对对对,医生和我说啦,他就在财政所上班,他还说他是所长哩。你认识医生?

       程名:(站了起来)你说什么啊,医生还是财政所的所长?是我脑瓜子不好使还是咋的,咋一点儿都听不懂啊我。

       丹娜:哪冒出来的你啊,听不懂还在一旁瞎掺乎个啥啊你?(转身,自言自语地)医生,医生在哪儿呢,我刚才还和他通了电话,说在这里等我啊,这一忽儿的工夫他怎么就跑得帽子离了顶、老鼠找不着窝了呢?

       程名:(醒悟地站了起来)啊,刚才和我通电话的那位姑娘就是你啊?

       丹娜:对对对,你就是医生?

       程名:对,我就是医生,哦不……不是,医生是我的代号,哎,我说错了——姑娘,我是说,医生不是我……

       丹娜:(惊喜地)呵呵,你别逗我了,你一定是医生。医生,我是有病啊!

       程名:有病?姑娘,你有病得找医生啊。

       丹娜:是啊,我不是找你来了吗?(张开两胳膊扑上来,搂住程名的脖子,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凳子上)啊,亲爱的医生,我终于见到你了,你长得好酷哦,简直是酷呆了,帅屁了!你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,我都在盼星星盼月亮,只盼着深山出太阳,终于盼到和你见面的这一天了。

       程名:你你你饶了我吧,我要喊救命了啊!

       丹娜:你喊吧,有了快感你就喊,这只能证明你对我的爱。你要问我爱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。

       程名:(推搡着丹娜)你……

       丹娜(搂得更紧)啊,医生,你知道吗,你已成为我生活的习惯,一个不可缺少的习惯,你是我的鼻子是我的眼,是我长发和痒痒;每天每夜,我可以不睡觉不吃饭,不打喷嚏不做梦,却无法不把你来想。

       程名:(用劲地推开了丹娜)姑娘,你说什么呀,我看你糊头巴脑尽说一些猫子够不着梁的话,一定是病得不清。来来来,我送你去医院,真不能走我背着你去。(弯腰要背丹娜)

       丹娜:(气恼地推倒程名,站了起来)医生,你这是说什么话,好好的送我上医院?你这是安的什么心?

       程名:咦,你不是说你有病吗?有病不上医院赖这儿干啥呀你?

       丹娜:你才有病哩。医生和有病不是我们的网名吗?我真名叫丹娜。哎你装什么糊涂啊你?那天你还在手机里告诉我,这医生和有病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小寡妇掉泪——空前绝后、和尚不见了光头——盖了帽儿了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哦,我明白了,你今天来这儿是和网友会面的,你的网名叫有病,我的网名叫医生……哦,不不不,是你那个网友的网名叫医生,对不?可你闹误会了丹娜,我的确不是你那个网友,刚才我和你通话的那只手机是我捡到的,也就是说你那个医生没有到这里来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骗我,你就是医生!

       程名:我好好的脑子又没有进水,干嘛要骗你啊丹娜?

       丹娜:你说的是真的吗?

       程名:我不是告诉你了嘛,我不是医生,我名叫程名,在文化馆工作,也不认识什么医生,更不认识你!我是有家属的人。那手机是我捡到的,我自己的手机在这儿哩,你看。(从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她看)

       丹娜:我看什么呀,嘻嘻,现在男人袋里都揣着两只手机,为方便脚踏两只船啊,一只应付家里的老婆,一只是和自己心上人通话的,我说的对不?

       程名:唉,我怎么说你咋都不明白啊,我真不是医生。

       丹娜:(突然伤心地大哭)我知道,我……肯定让你失望了,你嫌我不漂亮?

       程名:(焦急地)我……我没有嫌你不漂亮,你很美,地地道道儿的老美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才是老美哩。你要不喜欢我就直说,不要这样拐弯摸角拧麻花儿嘛!告诉你,反正我爱你,头可断、血可流,爱上你我一点儿也不后悔。你知道不,为了你我断了上大学的梦想,父母听说我闹网恋,把我五花大绑跟捆贼似的地关进房里,我愣是咬紧钢牙把绳索给磨断,半夜里翻窗越室逃了出来。我千里迢迢来相会,千辛万苦找到你,可你咋这样绝情,伤害我一颗多情少女洁白无暇的心呢?

       程名:可我是有老婆的人,我岁数比你大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有老婆咋的啦?有老婆也割不断千山万水我对你的爱;岁数大,显得你更是一个成熟而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      程名:可我……(旁白)我和她说这些干啥,我又不是医生!(对丹娜)好啦,我也不和你多说了,我把你那个医生的手机给你,待会儿他找过来了你还他。(和丹娜一推一拉之间,错将自己的手机给了她,转身就走)

       丹娜:(手上程名的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)喂,我是丹娜,你是程名的老婆文静?呵呵,你问我是程名的什么人?告诉你,我是程名心上的最爱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(这才发现给错了手机,慌得跑了回来)哎,我给错手机了,那……那是我的,你怎么那样说话呢?你你你害我啊你?(劈手夺过手机向文静解释)喂,文静,你闹误会了,我……哎我现在在鳌峰公园,事情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呀,我……(旁白)我那老婆是有名的醋坛子,这一下子够我受的了。(急得甩手跺脚)

       (文静一边打着手机一边上来了)

       文静:程名,我问你,你现在正和谁在一起?

       程名:(掩饰地)我一个人啊。早上我不是和你说过嘛,今年曹禺杯全国小品大赛在我们宣城举行,我接到一个创作小品的任务,公园里清静,我正在构思一个有关手机故事的小品哩。

       丹娜:(发现文静走过来,故意趁程名不留意,挽起他的胳膊)呵呵,你还是一个作家啊?

       文静:(发现了程名和文静,气愤、悄然从他背后走过来)你没有和别人在一起吗?刚才那说话的女人是谁?

       程名:亲爱的,我能和谁在一起啊?你听我解释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只问你,你有没有别的女人?

       程名:老婆,我真的没有啊,这世上我只有你一个,如果我对你三心二意,一个炸雷,喀嚓,把我劈死好了!

       文静:(站在程名的身后关了手机,学炸雷声)喀——嚓——

       程名:天呀,大晴天的真起炸雷了啊?(仰头望天,慢慢转过身来发现了文静)啊,是你呀老婆,(又发现丹娜正挽着自己的胳膊,惊慌地)你……你真有病啊?你挽我胳膊干嘛啊?你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(恼怒地)好一个程名,你睁眼说瞎话,现在我看你还怎么解释?(举手欲打程名,被丹娜拦住)

       丹娜:请你不要随便打我所爱的人!

       文静:好啊,程名,你们真是一对绝配啊,还有人护着你哩!

       丹娜:谢谢,你说对了!

       程名:丹娜你瞎掺和个啥啊你?(转对文静)文静,事情是这样的,这丹娜姑娘和一个网友约会,我正好捡到了她那个网友的手机,于是我就成了医生,她正好是有病就找上我了,医生给有病的人治病是正常的事,对不?哎,不,医生给病人看病不正常……不是,不是,我是说……嗨,这事儿啊……(着急地旁白)我是什么医生啊?我怎么越急越说不清楚啊?

       文静:哼,你什么也用说,我明白。想不到你也会追风逐浪赶时髦,千里姻缘手机牵,用手机闹起网恋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程名:文静你……

       (二狗扛着一块木牌一跛一跛地走了上来。牌子上写有“寻找手机”这样四个字)

       二狗:诸位哎诸位啊,有谁捡到我手机了啊?我手机丢了啊,有哪位学雷峰拾金不昧的师傅捡到了啊?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儿啊,捡到了要交给警察叔叔啊——不,要交给我啊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(闻声迎了过去)是你丢了手机?

       二狗:是啊是啊,师傅你看到我丢了的那只手机吗?

       程名:我倒的确捡一只手机。请问你手机是什么颜色的,是什么牌子?

       二狗:呵呵,本人那手机是银白色的啊,牌子是夏新的哦。

       程名:(拿出手机)是这只吗?给你。(把手机还给了他)

       二狗:是是是,哎呀谢谢你。说起来那只手机还来之不易哩,小老儿是个看厕所的所长,那天一个大款来方便,身上却没有带钱,我看他被一泡尿憋得脸红脖子粗,额上的青筋能当绳搓,愣是不让他进,后来他憋急了,扑通给我叩了一个头,给了我这一只手机,我这才大开放便之门,放他进去了。哈哈,想不到我看厕所的也大权在握啊,老弟你知道我厕两边贴得是什么对联吗?我念给你听听,上联是: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;下联是: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。横披:太爽。哈哈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你是饿狗跌进了茅坑里——够爽的,可我是唐僧误入盘丝洞——差一点儿被你害死了。

       二狗:怎么啦你,我啥时害死你啦?

       程名:你是不是有个网名叫医生?

       二狗:是啊,不过我只能看厕所,不能给人治病的。——咦,你是怎么猜出来的?

       (程名正要说什么,丹娜抢了过来)

       丹娜:什么,你就是医生?

       二狗:(一见丹娜两眼放光地)是啊是啊,美丽的**,你有何赐教?

       丹娜:(气愤地)我就是有病。真想不到,医生会是你这样的人,你骗我啊!

       二狗:啊啊啊……你……你是有病?

       丹娜:我恨你,恨你,恨你恨你恨死你,找个画家来画你,把你画在足球上,一脚一脚踢死你。(用脚踢二狗,踢了一个空,转身扑到程名身上哭了起来)大叔,你给我做主啊!

       程名:(长长松了一口气)我这个医生终于转正为大叔了!

       文静:(终于明白地走了过来,推开丹娜)我给你做主姑娘。(转身对二狗)你是不是有个绰号叫“不要脸”。

       二狗:(惶恐地)我是不要脸,你……你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(掏出证件,严厉地)我是便衣警察。我们早就得到举报,说有个绰号叫不要脸的人,利用手机上网哄骗一些女孩,骗财骗色,想不到你在这儿给我撞上了。跟我去派出所吧!

       二狗:哎哟我的妈呀,我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跟我走!(面对程名,抱歉地)对不起,老公,我真误会你了啊。

       程名:老婆,没有关系,我们夫妻俩吵吵闹闹是常事,打是亲骂是爱,抓破鼻子扯破了脸,晚上还是枕对枕。

       文静:(不好意思地)看你说哪儿去了。(对二狗)走!

       (文静押二狗下)

       丹娜:(哭)天呀,怎么会是这样啊?(身子晃了几晃)

       程名:(忙扶住丹娜)姑娘你怎么啦?

       丹娜:我心痛,我头晕,我胸口发闷堵得慌……我好像真有病了!

       程名:孩子,我看你是有病,第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丹娜:真的嘛?

       程名:真的。有病不要紧,到医院找医生好好看一下。来来来,我送你去医院,真不能走我背着你去。(背着丹娜欲下,又掉过身来,面对观众学着**《手机》中严守一的腔调)唉,这手机啊本来就是一种现代化的通讯工具,却想不到会演变出这么多的故事来,你说,好事怎么常常在一眨眼儿的工夫里,就变成坏事了呢?对了,我的小品也构思好了,就叫《手机的故事》吧!

恩平泉林金色小镇介绍恩平泉林金色小镇参观后的体会

       我的绝对是正确答案。

       安庆很小 好看的衣服很少 安庆主干道(逛街)是人民路一条街、清洁堂。。。

       人民路除了 新百 金华联商场 就是纪念日 ENJOY了

       然后就是也在附近的 孝肃路往体育场走的一段路(包括四照园门口一片)

求搞笑的短片剧本!!!

       2010年-2010年,2021年恩平有以下好玩免费的景点:锦江温泉景区、帝都温泉景区、泉林度假村、泉林黄金小镇休闲旅游区、麻鞋举人村旅游区、鳌峰公园旅游区、云里石村旅游区、恩平博物馆旅游区、河东名人山庄等旅游区。

       1.游玩恩平泉林黄金小镇后感受

       恩平泉林金色小镇,位于珠三角一小时核心生活圈,

       中国的地质优势,天然温泉之乡,

       斥巨资建造纯天然温泉度假村,

       集原生态万泉湖景、罕见地热水和田温泉、超大型天然森林氧吧、

       花果海生态园、主题酒店集团、大型乐园、游艇俱乐部、高尔夫练习场等多元化业态,

       认同中国温泉休闲度假生活模式,

       实现一个独特的和有影响力的旅游胜地,豪华可以不要被复制。

       2.恩平泉林黄金小镇介绍

       广东江门恩平市

       恩平属亚热带季风气候,四季分明,冬短夏长,春秋相反。是广东省暴雨中心之一,但年降雨量很不均匀,春夏多雨,秋冬少雨,年平均降雨量2263mm。夏季台风多,为热带气旋,平均每年3~4次。历年平均日照1762小时,平均霜冻期1.5天,最长8天,部分年份无霜。

       3.恩平泉林黄金小镇有温泉吗

       泉林黄金小镇值得投资。恩平泉林黄金小镇广东恩平瀑布。距市区、国道、高速、高速轻轨站仅几公里,车程10分钟左右,可以说是离城不开。去广东各个市区都很方便。

       4.恩平泉林黄金小镇旅游攻略

       1、锦江温泉

       2.江门恒大杜泉温泉景观度假别墅

       3.恩平山泉湾温泉酒店

       4.山泉湾温泉酒店

       5.恩平恒大温泉

       6.恩平杜泉温泉游泳池度假别墅

       7.恩平泉林金色小镇

       8.恩平恒达温泉酒店

       9.水河天泉世界

       10.嘉园帝都温泉

       11.恩平恒大杜泉温泉游泳池别墅

       12.江门恒大杜泉温泉度假别墅

       5.恩平泉林黄金小镇在哪里

       恩平有以下有趣的景点:

       鳌峰山

       鳌峰山旅游区位于恩平市北郊,山高150米,山势雄伟,松林如海。沈诗松翠古称沈诗,明代列为恩平八景之一,清代列为鳌峰公园。盘山路是为了方便游客爬山而修建的,小车大军可以一路开到山顶。道路两侧种植有紫荆花、黄葵、九里香、玉兰等花木。各种鲜花交替绽放,香气四溢。公园门口有个牌楼,以鳌峰公园作为整个旅游区的入口。上山道路,峰顶有冯如纪念馆、恩平市历史博物馆、宾馆、饭店、商场、天松古寺等展馆。再往上是电视转播站、微波站和程控电话微波塔,在这里可以环视整个恩平市及其周边。在鳌峰山南,有一条游廊,从山顶往下看,像一条黄龙。一块块黄釉屁看起来像龙的鳞片。龙的尾巴在山顶扬起,就是六层楼的追月楼,里面陈列着广东省著名书法家留下的墨迹。龙头是一个两层楼的亭子,名为龙亭,游客可以在这里品尝各种美丽的景点。整个龙廊长360米,宽2米,九条曲线,七十七张卡片连接而成。画廊屋檐上有《西游记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的经典皂绘工笔画308幅。水龙头前有一个日晷仪,可以通过阳光报时。日晷仪呈圆形,远看像黄龙戏珠。它是强大的,有磁性的,有无数的方式。在鳌峰公园的东侧,有一个大型的动物公园。百兽园占地5万平方米,有108w

       这里人少,游客少,安静悠闲,村里的文化氛围让人难忘。谢聚仁村门票35元,村里有导游。走进麻鞋举人村,迎接你的是笑脸。村民们淳朴、好客、热情。放眼望去,果园、菜地挤满了人,百年老屋鳞次栉比。村里的古树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,但依然生机勃勃,见证了举人村的风风雨雨,是保卫举人村的忠诚卫士。

       纳吉石村

       石头村位于恩平那吉镇西部的石头村(原名云里村)。它是独一无二的,以其独特的石头建筑而闻名。房子是石头做的,路是石头铺的,池塘基是石头做的,村边的水渠是石头做的,村墙和菜园也是石头做的。这些石头建筑造型独特,别具一格,成为恩平市独一无二的石头村。村里的人都姓李。74岁的李文贵老人拿出一份恩平李姓族谱给我介绍,说李姓从北方迁徙,经南雄珠玑巷进入广东。云里石村创始人LizWenWeng是进入广东后的第八代。少年时考入龚升,被发配到南恩府(今阳江)。他退休的时候,正是明朝洪武年间,战乱频仍。他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度晚年。就有一次,我路过石头村附近的区域,在过河的时候被冲进了河里。幸运的是,我抓住了一块巨石才得以逃脱。事后,他以为是上帝我们希望他能留在这里,成为一名注册公民。从那时起,他开始在村子里定居。

       泉林假日游乐园

       森林度假区主体由一个占地2500亩的淡水湖和300亩专用地组成。湖面上点缀着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岛屿,景区四面环山,森林环绕。各种树木储量大,空气纯净含氧,鱼类种类多,山涧溪流不断,山花鸟语花香,可谓山川秀美尽收眼底。恩泉林度假村的风格设计以东南亚风情为主。而且里面房型很多,有很多房间供客户选择,从公寓到独栋别墅都有。度假村里有很多娱乐休闲的东西,包括超大的乐园区,超大的人工湖,动物园,设施齐全的游乐场,水世界,温泉。

       6.恩平泉林黄金小镇那金谷景区

       是

       希望我的回答能帮到你。

       三个强盗的悲哀

       上传日期:2007-10-29 上传: 陈云飞 人气:3040

       《手机的故事》

       人物:菜花(反串),老爸(幕后),强盗头子,两个小土匪。大麻袋一个,椅子

       灯光亮起,菜花出场,手拿折扇,骚首弄姿,一摇一摆出场,来到舞台中央,说话“小女子我今年28,

       找没到老公是心乱如麻,如果有人愿要我,我马上拿钱给他花!”把折扇拿下,叹气“哎,真是命苦呀,长更大了,一个男朋友都找没到,见了我的男人总是调头就跑,好比见了鬼跟子的,其实我长得也没差的呀,不就是脸上麻子多了点,屁股翘了点,脚臭了点嘛,这有什么辣。唉,看见和我差不多的姐妹都谈的谈嫁的嫁,有点还离了几次的,真的是气死我了,没得,再这样下去,我的青春就要浪费了,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个男人来强暴我..我就..呵呵,说笑的,我的意思是如果现在有个男人愿意娶我就好了

       !(后台老爸说话“菜花,我出去卖菜了呀,你好好在家里面,莫要出去呀,最近在我们家路口那里有几个女的连续失踪了,好危险的,你记到莫乱跑波”)菜花赶忙答话“晓得了,晓得了,总喊什么喊,你看这个农伯一点文化水平都没有,帮我起个名字喊奏菜花,你讲嫩子会有搞罗,(突然回想起来)耶?刚才他说路口有女的失踪?这样说......哈哈,我的机会终于来了!(站起来,很高兴的唱着歌向后台奔去。(灯光偏暗后,此时从舞台侧面上来两个土匪,鬼鬼祟祟,偷偷摸摸的来到舞台中央,四处张望,土匪甲问土匪乙“喂见有拐来没有?”乙答“没有,你列?”甲“妹看见呀,连续几天没有新货回去了,今天再不得一个呀老大肯定不放过我们两个的!”乙“是呀,我的屁股现在还痛到,天又冷冷点的,妹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人来”甲“我们先在墙角那里埋伏到先,有人来马上搞跌她,东西你带了没有?”乙“拿了”(顺手从怀中拿出大大的编织袋,抖散开)甲“快点收起来,过这边来等”(两人随即蹲在舞台一角,做隐蔽状)此时菜花出场,东张西望,面带阴笑,呵呵,来呀,来抓我呀,(做四处寻找的动作)慢慢走到台中心,在纳闷“嫩子搞的,没有流氓出来的呀,我算倒霉了!,这时候两个土匪迅速用麻袋罩住菜花,扛起来。(这个时候菜花在里面笑,哈哈,我成功了)一面甲还说“喔唷,这个拐肥水哦 ,可以回去交差了”乙说“耶,这个拐还笑拨,没会是个颠的吧?”甲“不管她了,是女的就得了,走!”灯光暗下,等三人下台后亮起,土匪头子这个时候从后台出场,一面走一面说话“我生来就潇洒倜傥,搞跌美女无数,如今当了山寨大王,更要享受人间极品!哼哼,我看今天这两个卵崽带得人回来咩,几天都没有见一个新鲜的了,今天就算长得过克点的,我也要搞跌她了。这个时候两个土匪兴高采烈的扛着菜花从后台上来,一面叫着”老大老大,我们回来了”老大看见麻袋鼓鼓的,非常高兴,迎上前,“哈哈,辛苦你们两个了,好兄弟,好兄弟!一面摸上去“喔唷,算有手感了,极品哦”两个小土匪这时候把菜花放在了地上,(三人围住麻袋)“轻点轻点,莫搞我的美女疼了”老大很怜香惜玉的样子在抚摩麻袋,里面的菜花一面笑一面说话(撒娇状)“妹痛的,我愿意,呵呵”三个土匪傻住了,互相观望,老大说话了“你们两个野崽,妹会是搞个癫婆回来给我吧?”两个小土匪忙分辨说“老大,妹会的!妹会的!”老大气愤的说“妹会?你看哪个挨绑架了还笑得更卵开心的?”“是个癫婆的话,我就把你们两个和她关一间房,给你们爽下子!”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,菜花自己掀开麻袋站了起来,大声说“哪个讲我是癫婆的!老娘跟他拼了!”三个土匪立即被她的相貌吓得坐在了地上,都在摇头,纷纷感叹“算卵难看了!”“世界上还有这样嫩的女人呀?”菜花很得意的在中间说话“干吗?没有见过美女呀!来呀,来占有我呀,我看谁有这个能耐”(一边去挑逗三个土匪)这个时候土匪头子先清醒过来了,愤怒又带哭泣的对两个小土匪说“你们不是要坏我名声嘛!给人家晓得我找了个更难看的极品,我以后还用在道上混嘛?!我的天那....我宁愿死,也不要碰这个女人呀!”(跪在地上悲伤的哭泣)两个小土匪过来安慰他“老大,莫哭了,哭死马呀,以前挨刀砍你都妹怕死过,现在嫩子这样了呀?”老大“我现在愿挨刀砍死也不愿挨她这个癫婆核死!你们两个搞来的,现在马上搞走!听见没有”。(边说边站起来指着两小土匪说)这个时候菜花坐在椅子上,摇着双腿,很得意的说“哼,有更容易喊我走呀,我来了就没有打算走,哈哈,老娘今天终于有男人要了!你们谁先上总可以”三个土匪又傻住了,凄惨的音乐响起,三个土匪悲哀无奈的齐刷刷跪在菜花面前,老大说话(很凄凉)“你走吧,仙女,求你了,你要什么我们都满足你,你要几多钱我们总给”三人把荷包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在地上,菜花说话了(很得意很兴奋)“我妹要钱,我就要你们三个,我28年了第一次有男人抱我,而且还是你们三个,哈哈,我就要你们!”(一边说一边追三个人)老大指着菜花说“停,停,停下子子先,你听我讲完先再来”(喘着大气)“你到底走妹走?!”菜花“妹走妹走就妹走”老大“那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“我要嫁人,就嫁你们三个里面的其一个也得!”(边说边撒娇上前)老大无奈的说推开她说“好好好,你等下子,我们三个商量一下先”(说完把两小土匪拉到一旁商量)一边叹气说“真的是想不到老子当了一辈子土匪,今天居然差点挨这个癫婆强*了!看她这个样子是不会走了的,你们说怎么办?”甲说“老大,我们听你的,只要不是叫我们去陪她,我们做什么都行!”老大说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”“什么办法?”(两小的问)老大“她不走我们走!!!”“啊?我们连家都不要了呀?”“那还有什么办法,你要家,你去跟她睡列”(两个小土匪纷纷躲避)这个时候菜花抠着鼻屎很得意很嚣张的走上来问他们“怎么样,想好没有,到底谁和我结婚呀?”(一边上前磨蹭)三个土匪在这个时候一起很正义凛然的挺直胸膛的说“哼,我们宁愿死也不会给你凌辱的,你不走,我们走!”(说完一齐转身,齐步向后台走去)菜花呆住了一会,看着他们三人走下台走,号啕大哭说“我的天呀!煮熟的鸭子又飞了!!!”说完摊坐在地上。(完

       手机的故事

       上传日期:2004-12-14 上传: 人气:126063

       人物:程名(文化馆创作干部)、文静(程名妻,便衣警察)、丹娜(高中生)、二狗(一个跛足老头、看厕所的)

       场景:鳌峰公园一角、一条长凳

       (幕启、程名上)

       程名:(晃着手中的手机)各位有看过冯小刚导演的《手机》这部**没有?如今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,有关手机的故事也五花八门,听说现在人啊,还能通过手机上网聊天谈恋爱哩……(手机响了起来)瞧瞧,正说着哩,我这手机叫起来了,看看是谁打的。哦,又是短信息,哎哟,谁给我发的这种短信息呀(念):多情是傻,无情最酷,痴情是蠢,绝情才是懂世故;只爱一个有点傻,爱上两个最起码,三个五个刚合适,十个八个才潇洒。嗨,这叫啥玩艺儿,嗬,还有哩:男看女,合情合理,女看男,理所当然,男不看女,爱字倒写,女不看男,世界玩完。(念着,坐在了长条凳上,又跳了起来)哎呀,这屁股底下怎么啦?(低头发现凳上一只手机,捡到手里)咦,这是哪个冒失鬼把手机丢这儿了,还是蓝屏,看来刚丢不久。我在这里坐着等失主吧。(把自己的手机揣进袋里,拿着那只手机重又坐了下来,突然那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)喂,哈哈哈……你好,啊,我们在鳌峰公园见面?行行行,我现在就在这儿哩,好,我等你,不见不散。(收起手机,拍着脑袋)我这是闹什么啊,这手机又不是我的,我和人家见什么面啊?

       (丹娜手里拿着手机上)

       丹娜:排队挂号,头昏眼花;医生诊断,天女散花;药品收费,雾里看花,久治不愈,药费白花。(停了一会,东张西望)怎么啦,本姑娘念完了接头暗号,怎么没有人回应啊?

       程名:(旁白)啊,这姑娘是特务啊?

       丹娜:(着急地)医生,医生在哪儿?

       程名:(应答)医生在城里的医院里,这公园里没有?

       丹娜:(发现程名)什么,你是怎么知道医生在医院里?

       程名:呵呵,瞧这位说什么啊,医生不在医院里,难道还在财政所上班啊。

       丹娜:对对对,医生和我说啦,他就在财政所上班,他还说他是所长哩。你认识医生?

       程名:(站了起来)你说什么啊,医生还是财政所的所长?是我脑瓜子不好使还是咋的,咋一点儿都听不懂啊我。

       丹娜:哪冒出来的你啊,听不懂还在一旁瞎掺乎个啥啊你?(转身,自言自语地)医生,医生在哪儿呢,我刚才还和他通了电话,说在这里等我啊,这一忽儿的工夫他怎么就跑得帽子离了顶、老鼠找不着窝了呢?

       程名:(醒悟地站了起来)啊,刚才和我通电话的那位姑娘就是你啊?

       丹娜:对对对,你就是医生?

       程名:对,我就是医生,哦不……不是,医生是我的代号,哎,我说错了——姑娘,我是说,医生不是我……

       丹娜:(惊喜地)呵呵,你别逗我了,你一定是医生。医生,我是有病啊!

       程名:有病?姑娘,你有病得找医生啊。

       丹娜:是啊,我不是找你来了吗?(张开两胳膊扑上来,搂住程名的脖子,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凳子上)啊,亲爱的医生,我终于见到你了,你长得好酷哦,简直是酷呆了,帅屁了!你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,我都在盼星星盼月亮,只盼着深山出太阳,终于盼到和你见面的这一天了。

       程名:你你你饶了我吧,我要喊救命了啊!

       丹娜:你喊吧,有了快感你就喊,这只能证明你对我的爱。你要问我爱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。

       程名:(推搡着丹娜)你……

       丹娜(搂得更紧)啊,医生,你知道吗,你已成为我生活的习惯,一个不可缺少的习惯,你是我的鼻子是我的眼,是我长发和痒痒;每天每夜,我可以不睡觉不吃饭,不打喷嚏不做梦,却无法不把你来想。

       程名:(用劲地推开了丹娜)姑娘,你说什么呀,我看你糊头巴脑尽说一些猫子够不着梁的话,一定是病得不清。来来来,我送你去医院,真不能走我背着你去。(弯腰要背丹娜)

       丹娜:(气恼地推倒程名,站了起来)医生,你这是说什么话,好好的送我上医院?你这是安的什么心?

       程名:咦,你不是说你有病吗?有病不上医院赖这儿干啥呀你?

       丹娜:你才有病哩。医生和有病不是我们的网名吗?我真名叫丹娜。哎你装什么糊涂啊你?那天你还在手机里告诉我,这医生和有病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小寡妇掉泪——空前绝后、和尚不见了光头——盖了帽儿了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哦,我明白了,你今天来这儿是和网友会面的,你的网名叫有病,我的网名叫医生……哦,不不不,是你那个网友的网名叫医生,对不?可你闹误会了丹娜,我的确不是你那个网友,刚才我和你通话的那只手机是我捡到的,也就是说你那个医生没有到这里来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骗我,你就是医生!

       程名:我好好的脑子又没有进水,干嘛要骗你啊丹娜?

       丹娜:你说的是真的吗?

       程名:我不是告诉你了嘛,我不是医生,我名叫程名,在文化馆工作,也不认识什么医生,更不认识你!我是有家属的人。那手机是我捡到的,我自己的手机在这儿哩,你看。(从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她看)

       丹娜:我看什么呀,嘻嘻,现在男人袋里都揣着两只手机,为方便脚踏两只船啊,一只应付家里的老婆,一只是和自己心上人通话的,我说的对不?

       程名:唉,我怎么说你咋都不明白啊,我真不是医生。

       丹娜:(突然伤心地大哭)我知道,我……肯定让你失望了,你嫌我不漂亮?

       程名:(焦急地)我……我没有嫌你不漂亮,你很美,地地道道儿的老美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才是老美哩。你要不喜欢我就直说,不要这样拐弯摸角拧麻花儿嘛!告诉你,反正我爱你,头可断、血可流,爱上你我一点儿也不后悔。你知道不,为了你我断了上大学的梦想,父母听说我闹网恋,把我五花大绑跟捆贼似的地关进房里,我愣是咬紧钢牙把绳索给磨断,半夜里翻窗越室逃了出来。我千里迢迢来相会,千辛万苦找到你,可你咋这样绝情,伤害我一颗多情少女洁白无暇的心呢?

       程名:可我是有老婆的人,我岁数比你大。

       丹娜:你有老婆咋的啦?有老婆也割不断千山万水我对你的爱;岁数大,显得你更是一个成熟而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      程名:可我……(旁白)我和她说这些干啥,我又不是医生!(对丹娜)好啦,我也不和你多说了,我把你那个医生的手机给你,待会儿他找过来了你还他。(和丹娜一推一拉之间,错将自己的手机给了她,转身就走)

       丹娜:(手上程名的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)喂,我是丹娜,你是程名的老婆文静?呵呵,你问我是程名的什么人?告诉你,我是程名心上的最爱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(这才发现给错了手机,慌得跑了回来)哎,我给错手机了,那……那是我的,你怎么那样说话呢?你你你害我啊你?(劈手夺过手机向文静解释)喂,文静,你闹误会了,我……哎我现在在鳌峰公园,事情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呀,我……(旁白)我那老婆是有名的醋坛子,这一下子够我受的了。(急得甩手跺脚)

        (文静一边打着手机一边上来了)

       文静:程名,我问你,你现在正和谁在一起?

       程名:(掩饰地)我一个人啊。早上我不是和你说过嘛,今年曹禺杯全国小品大赛在我们宣城举行,我接到一个创作小品的任务,公园里清静,我正在构思一个有关手机故事的小品哩。

       丹娜:(发现文静走过来,故意趁程名不留意,挽起他的胳膊)呵呵,你还是一个作家啊?

       文静:(发现了程名和文静,气愤、悄然从他背后走过来)你没有和别人在一起吗?刚才那说话的女人是谁?

       程名:亲爱的,我能和谁在一起啊?你听我解释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只问你,你有没有别的女人?

       程名:老婆,我真的没有啊,这世上我只有你一个,如果我对你三心二意,一个炸雷,喀嚓,把我劈死好了!

       文静:(站在程名的身后关了手机,学炸雷声)喀——嚓——

       程名:天呀,大晴天的真起炸雷了啊?(仰头望天,慢慢转过身来发现了文静)啊,是你呀老婆,(又发现丹娜正挽着自己的胳膊,惊慌地)你……你真有病啊?你挽我胳膊干嘛啊?你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(恼怒地)好一个程名,你睁眼说瞎话,现在我看你还怎么解释?(举手欲打程名,被丹娜拦住)

       丹娜:请你不要随便打我所爱的人!

       文静:好啊,程名,你们真是一对绝配啊,还有人护着你哩!

       丹娜:谢谢,你说对了!

       程名:丹娜你瞎掺和个啥啊你?(转对文静)文静,事情是这样的,这丹娜姑娘和一个网友约会,我正好捡到了她那个网友的手机,于是我就成了医生,她正好是有病就找上我了,医生给有病的人治病是正常的事,对不?哎,不,医生给病人看病不正常……不是,不是,我是说……嗨,这事儿啊……(着急地旁白)我是什么医生啊?我怎么越急越说不清楚啊?

       文静:哼,你什么也用说,我明白。想不到你也会追风逐浪赶时髦,千里姻缘手机牵,用手机闹起网恋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程名:文静你……

        (二狗扛着一块木牌一跛一跛地走了上来。牌子上写有“寻找手机”这样四个字)

       二狗:诸位哎诸位啊,有谁捡到我手机了啊?我手机丢了啊,有哪位学雷峰拾金不昧的师傅捡到了啊?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儿啊,捡到了要交给警察叔叔啊——不,要交给我啊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(闻声迎了过去)是你丢了手机?

       二狗:是啊是啊,师傅你看到我丢了的那只手机吗?

       程名:我倒的确捡一只手机。请问你手机是什么颜色的,是什么牌子?

       二狗:呵呵,本人那手机是银白色的啊,牌子是夏新的哦。

       程名:(拿出手机)是这只吗?给你。(把手机还给了他)

       二狗:是是是,哎呀谢谢你。说起来那只手机还来之不易哩,小老儿是个看厕所的所长,那天一个大款来方便,身上却没有带钱,我看他被一泡尿憋得脸红脖子粗,额上的青筋能当绳搓,愣是不让他进,后来他憋急了,扑通给我叩了一个头,给了我这一只手机,我这才大开放便之门,放他进去了。哈哈,想不到我看厕所的也大权在握啊,老弟你知道我厕两边贴得是什么对联吗?我念给你听听,上联是: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;下联是: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。横披:太爽。哈哈……

       程名:你是饿狗跌进了茅坑里——够爽的,可我是唐僧误入盘丝洞——差一点儿被你害死了。

       二狗:怎么啦你,我啥时害死你啦?

       程名:你是不是有个网名叫医生?

       二狗:是啊,不过我只能看厕所,不能给人治病的。——咦,你是怎么猜出来的?

        (程名正要说什么,丹娜抢了过来)

       丹娜:什么,你就是医生?

       二狗:(一见丹娜两眼放光地)是啊是啊,美丽的**,你有何赐教?

       丹娜:(气愤地)我就是有病。真想不到,医生会是你这样的人,你骗我啊!

       二狗:啊啊啊……你……你是有病?

       丹娜:我恨你,恨你,恨你恨你恨死你,找个画家来画你,把你画在足球上,一脚一脚踢死你。(用脚踢二狗,踢了一个空,转身扑到程名身上哭了起来)大叔,你给我做主啊!

       程名:(长长松了一口气)我这个医生终于转正为大叔了!

       文静:(终于明白地走了过来,推开丹娜)我给你做主姑娘。(转身对二狗)你是不是有个绰号叫“不要脸”。

       二狗:(惶恐地)我是不要脸,你……你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(掏出证件,严厉地)我是便衣警察。我们早就得到举报,说有个绰号叫不要脸的人,利用手机上网哄骗一些女孩,骗财骗色,想不到你在这儿给我撞上了。跟我去派出所吧!

       二狗:哎哟我的妈呀,我……

       文静:跟我走!(面对程名,抱歉地)对不起,老公,我真误会你了啊。

       程名:老婆,没有关系,我们夫妻俩吵吵闹闹是常事,打是亲骂是爱,抓破鼻子扯破了脸,晚上还是枕对枕。

       文静:(不好意思地)看你说哪儿去了。(对二狗)走!

        (文静押二狗下)

       丹娜:(哭)天呀,怎么会是这样啊?(身子晃了几晃)

       程名:(忙扶住丹娜)姑娘你怎么啦?

       丹娜:我心痛,我头晕,我胸口发闷堵得慌……我好像真有病了!

       程名:孩子,我看你是有病,第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丹娜:真的嘛?

       程名:真的。有病不要紧,到医院找医生好好看一下。来来来,我送你去医院,真不能走我背着你去。(背着丹娜欲下,又掉过身来,面对观众学着**《手机》中严守一的腔调)唉,这手机啊本来就是一种现代化的通讯工具,却想不到会演变出这么多的故事来,你说,好事怎么常常在一眨眼儿的工夫里,就变成坏事了呢?对了,我的小品也构思好了,就叫《手机的故事》吧!

       好了,今天关于“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”的话题就到这里了。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讲解对“鳌峰公园在哪里怎么走”有更全面、深入的了解,并且能够在今后的生活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。